返回首页

评析BeforeAdam汉译中兼语式的运用

时间:2013年01月22日来源:职称论文网 作者:admin 点击:
  【关键词】评析,BeforeAdam,汉译,中兼,语式,运用,语式,现
兼语式是现代汉语中比较特殊的一种动词谓语形式。《实用现代汉语语法》解释:兼语句的谓语式由一个动宾结构和一个主谓结构套在一起构成的,谓语中的前一个动宾结构兼作后一个主谓结构的主语(如:你请他来)。兼语句基本上可分为严式和宽式两种,由于笔者在本文中所讨论的问题并不涉及对兼语句的具体研究,只是借助这一特有的汉语句式来解释英译汉文学作品中对于某些词汇或句型的可借鉴的处理方式。为了便于更广泛地分析该句型的使用范围,笔者所指的兼语式是偏向于宽式的。

一般说来,严式兼语式指的是一种十分严格的“S+V+N+V”的汉语句子结构,兼语即句子中具有宾语兼主语双重身份的成分。但是很多人主张这种划分法过于严格,不利于分析,所以更多的人主张将兼语句式的结构限制放宽,认为兼语句第二个中心语也可是形容词、主谓短语或名词等(如:他把墙漆成白色/ 昨天的事使他情绪有些波动)也有人对兼语句进行了非常详细的分类,认为从结构上来看,兼语句可根据动词意义分为:使令意义类;表示称谓或认定意义类;表感情活动类;第一个动词是:“有”或“没有”类;第一个动词是表示肯定意义的“是”类以及由间接宾语充当兼语等类型。还有人将“把”字句,“给”字句以及“……(动词)得”字句划分为兼语句或准兼语句。总之是众说纷纭,各持己见,划分标准各异。但通常情况下,兼语句的第一个动词多含有使令意义或促成意义,这样才可能带兼语,这是兼语式的一个重大特点(如:我劝大家冷静点)。为了便于对翻译文本进行分析,笔者拟将以上各说法均归于所谈论范围之内。

二、Before Adam作品翻译中兼语式的运用

兼语式作为一种汉语所特有的结构,如果能在英译汉的翻译过程中加以利用,不仅可以帮助解决某些英汉词汇不对等的问题,还可以突出汉语动词多的特点,使句子简洁明了,起到一种很好的异化效果,使译文更加地道。与汉语比较而言,英语的词汇更加丰富多彩,例如介词是英语中频繁出现的一种词性,它搭配力,意义灵活丰富,用法广泛,动静兼备,在英语中不可或缺,而汉语中介词数量贫乏,用法固定,表达能力也有限,同英语中的介词是不可相提并论的。再如英语中的非谓语结构:不定式,动名词,分词等等,也难以在汉语中找到相应的结构,而这些用法又是构成英语语言所必须的,它们不仅激活了英语词汇,丰富了句法结构,而且使英语成为具有动感的语言。因而从翻译实践的角度来讲,对这些字词短语以及其所构成的句型,篇章的合适的处理是翻译的一个重要过程,而译者的任务绝非仅仅将之译成所谓“形式对等”的语言——那将在某种程度上导致译语语言晦涩难懂,缺乏美感,难以传递原作者的思想。笔者在阅读完廖美珍先生所译Jack London 的Before Adam之后,特别留意到译者在将英语介词、非谓语、形容词短语以及某些复合句转换为汉语时所使用的技巧。译者充分利用汉语中独特的兼语式结构,不动声色地将并不与之对应或并不与之完全对应的英语结构转化为汉语,使译文通畅地道,更易被读者接受。笔者就其译作中某些英语词汇句法的翻译作了一些归纳,尝试着通过对原作和译作的比较,找到汉语的兼语句式与英语某些词汇句法特征的契合点。为了便于分析,笔者按照汉语兼语式的一般分类法以选例句型译文中的第一个动词为标准,即以译入语谓语语义为标准进行了相对应的分类:

A.译成谓语为使役性语义成分的兼语句

1.…or pursued me into the tree-tops, encircling the trunks with their great shining bodies, driving me higher and higher or father and farther out on swaying and crackling branches…

译文:……或追着我往树顶上越爬越高,或沿着枝杈越爬越远,压得树枝摇摇晃晃,发出劈劈啪啪的断裂声……

本例中译者在对两个介词 “into” 和 “on” 翻译时都使用了兼语句式,分别译为“往上爬”和“压得”,不仅将表示静态的介词转化为动态效果,而且也让原文中的一系列动作更具有连贯性。

2.If only I could find that one human and be saved!

译:要是能遇到一个人,救我出苦难,那该多好啊!

原作中的虚拟语气句型用的是被动语态,但是在译文中,如果前一句是主动而后面一句又忽然转为被动结构,显然不合汉语习惯,译者将其转换为主动语态,通过兼语式的结构表现出来,使译文流畅自然多了。这种情况在翻译某些复合句中时也可用到。

3.Such shock was productive of molecular changes in the cerebral cells.

译:这种震荡又使脑细胞产生分子变化。译文简洁明了,符合汉语习惯,但原作中用到了形容词性短语,这是英语词汇丰富,表达力强的表现,而兼语式则成了它们之间相互转化的桥梁。

4.I do believe that it is the possession of this other-personality—but not so strong a one as mine—that has in some few others given rise to belief in personal reincarnation experiences.

译:我确实相信,是另一个人格这种现象的存在(只是没有我的另一人格那么显然)使得我们中少数人相信灵魂转世。

原文的后一部分虽短,但是词组句式用法都一反常规,使用了倒装句式,并且介词短语在该句中显然也是以静表动。而译者仅用一个兼语句式就将其理顺而且也并不失其原意。

5.He made home-life a burden for both my mother and me…

译:他把家庭生活弄得让我和妈妈不堪忍受。

原作具有典型的汉语兼语句的语义,但由于英语介词丰富,很多情况下作者都不需使用太多的动词来表示动作,而汉语正好相反,其动词丰富多彩,介词奇缺,因此,兼语句既能保留汉语动词多的长处,又能反映英语介词的丰富语义,可谓一举两得。

B.译成谓语为语法隐喻类的兼语句

虽然还有一些动词丝毫不带“使役性”,但它们同样构成了兼语句式,这是因为人们通过语法隐喻的手段,对具有使役意义的SVOC句式结构和兼语式结构加以了改造,使其表达更丰富的内容。这种类型的兼语句更具隐蔽性,所以在翻译中就更需技巧了。
欢迎您继续浏览::相关论文::

版权说明:《评析BeforeAdam汉译中兼语式的运用》论文属英语论文栏目,版权归其作者所有,您可以参考,但严禁抄袭。
推荐论文合作
推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