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为语文新课改铺路架桥——简评曹颖群等主编《王松泉语文教育思想

时间:2013年02月18日来源:职称论文网 作者:admin 点击:
  【关键词】语文,新课改,课改,铺路,架桥,简评,曹颖,主编,王松泉,语
记得最早被“王松泉”吸引是他关于板书学的研究。当时还在中学教书,也曾刻苦钻研课文,也曾注意板书设计,但读到松泉先生一课又一课精心设计的板书,只好自愧弗如,也确实受益匪浅。当1990年读到《语文教育板书学》时,才豁然开朗——选准方向,坚持不懈,深入开掘,最终能成大器!而近年《语文学习》杂志在封二重新开设“板书设计”专栏,发表第一线老师新的板书设计,则证明松泉先生的研究至今仍有指导意义。

1995年我任中国阅读学研究会秘书长以后,把语文教育研究的重点转向汉文阅读理论和阅读教学。这之前的1992年,兼任我会特聘学术鉴审委员的松泉先生已出版专著《阅读教育学》。1997年他的《阅读教材论》出版后,当月就赠给我一本,为我的研究指引了方向。同年曾祥芹先生率中国阅读学研究会同仁集体撰写《阅读学新论》(语文出版社1999年8月第1版),松泉先生是执笔“汉文阅读教材论”“汉文阅读训练论”两章的不二人选,我也撰写了该书的章,在共同探索汉文阅读理论的交流中成为学术挚友。

今年3月我曾经发电子邮件:

松泉兄:

兄的语文教育思想研究大作收到。我简直被震撼了!平时也读了不少兄的大作,但这么集中展示,还是让我大吃一惊。尤其是全凭自学而来,应该是付出毕生心血了。我也算付出多的,但方法不当,收获甚少,悔之晚矣!

弟谨上

同行同龄人的“震撼”,足以证明松泉先生对语文教育居功至伟。

博大精深的思想体系

《王松泉语文教育思想研究》给我的总体感受,可以用成语“博大精深”来概括。

博览博识博学。其上编除综评、点评外,分为语文学科建设观、语文教育哲学观、语文素养观、语文教育历史观、语文教学心理观、语文教育实践观、阅读教育观、作文教育观、语文教材观、语文教学方法观、语文教学艺术观、语文教育板书学、治学方法观共15个方面的研究,可以说涉及语文教育与教学的方方面面。而松泉先生对语文教育教学的研究,不仅及时吸收语文学的三大支柱语言学、文章学、文艺学的最新成果,而且广泛涉猎与之相关的阅读学、生理学、心理学、教育学、社会学、历史学、文学、哲学、美学、思维科学等众多学科的研究成果,是用多光源来聚焦语文教育,用多学科理论来阐释语文教育。可见松泉先生的博览博识博学。

大家大笔大计。松泉先生的《语文教育学学科大系构想》等系列论文,至今为同仁们津津乐道。早在20世纪90年代初,他就构建了语文教育科学的十大分支系统:一般语文教育学系统,语言教育学系统,文学教育学系统,文章教育学系统,语文教育心理学系统,语文教育哲学系统,语文教育美学系统,语文教育社会学系统,语文教育方法学系统,语文教育技术学系统。这个纵横交错、互为渗透的系统工程,是语文大家挥舞大笔为我国语文教育现代化精心绘制的蓝图,显然有理想主义的色彩在,但我认为松泉先生并非凭空设想。二十年过去,有些设想已经写成专著问世,有些理念正在变成实践,有些构思将为新一轮语文课程改革提供理论支持。我撰写的《试论编制语文教材的理论依据》(载《课程·教材·教法》1997年第2 期)也提出了认识论、辩证法、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方法论、美学和语言学、文章学、文艺学十大原理,内容虽小有出入,但都说明语文教育研究需要宏观思考。

精当精辟精美。松泉先生对语文教育的研究,不仅内容宏富,评述精当,议论精辟,而且形式精美。如《阅读教材论》(辽宁大学出版社1997年5月版)一书,共12篇38论,有总论有分论,有认识有实践,纵横交织,前伏后应,形成层次井然严谨科学的整体结构。其精心设计的本书结构示意图,置于目录之后,曾给读者一份意外的惊喜。而12篇的标题全由两句七言古诗组成,更起到未读先醉、欲罢不能的奇特效果。

深厚深刻深湛。松泉先生的语文教育研究,内涵深厚,论辩深刻,而其表达技巧堪称深湛。如他在《语文素质教育基本规律探讨》中论证的七大基本规律,既自成规律,又相互沟通。他在《论语文教育中的四大关系》中论述四大关系——语言与言语,内容与形式,思维与语感,教法与学法,有一个设问句可谓经典:“在语文教育中,语言和言语哪个重要?我的回答是两句话,一是两者都重要,二是言语更重要。”言简意赅,令人过目难忘。

全面严谨的系统论述

松泉先生关于语文教育的论述是全面、严谨而系统的。他在20世纪取得的成果,为21世纪初启动的语文课程改革铺设了道路;而在课改进行时,他又尽力为《语文课程标准》与教学实践相结合架设桥梁。仅略举几例。

学科性质的定位。在20世纪90年代关于语文学科性质的论争中,工具性与人文性两方论者振振有词,似乎都理直气壮。我曾对此做过系统梳理,不同阐述多达数十种,大致可以归纳为三种观点:坚持工具性,调人文性,主张科学人文相融。(见《中外母语教材比较研究论集》,江苏教育出版社2001年5月版和《中国现代语文教育百年事典》,上海教育出版社2002年12月版)其中松泉先生的表述最为简明清晰:“语言的基本特征是工具性,言语的基本特征是人文性,语文正是语言工具性和言语人文性的统一。”(《“语言派”和“文学派”应当互相兼容——兼谈语文“姓”什么》)。2001年《全日制义务教育语文课程标准(实验稿)》颁发,其表述是:“语文是最重要的交际工具,是人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工具性与人文性的统一是语文课程的基本特点。”应该说,松泉先生的表述,是与课标的表述最为接近者之一。
语文素养的阐释。2001年的《语文课程标准》首次提出了“语文素养”的概念,为了给第一线老师释疑解难,王松泉等编写了《语文课程新理念导读》,2005年由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出版。松泉先生认为:“语文学科教育就是学生在老师指导下的语文素养过程。”这里他强调了“在老师指导下”,潜台词是要纠正否定教学过程中教师作用的偏颇。他在具体阐释“语文素养”时,强调“正确使用祖国语言文字”,“良好的语文学习习惯,正确的语文学习方法,相应的文化修养和文艺鉴赏能力等等。”对过分重视人文教育而轻忽语文素养的误解,也有匡正之效。

版权说明:《为语文新课改铺路架桥——简评曹颖群等主编《王松泉语文教育思想》论文属小学语文教学论文栏目,版权归其作者所有,您可以参考,但严禁抄袭。
推荐论文合作
推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