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被微博咬了一口的苹果

时间:2011年11月17日来源:职称论文网 作者:admin 点击:
  【关键词】苹果,一口,咬了,微博,

白雪公主吃了毒苹果而死去,帕里斯王子把金苹果给了阿佛洛狄特而引发特洛伊战争,赫拉的结婚礼物是金苹果,纽约是大苹果,有一道著名的美食是苹果派……苹果,与人类的文化一直纠缠不清。

  不过,关于苹果最有名的是那个段子:迄今为止,有三个著名的苹果对人类历史产生了重大影响,一个诱惑了夏娃,一个砸醒了牛顿,一个现在握在乔布斯手中。

  可见,苹果远不止是一种水果。它是寓言、宗教、神话、文化、艺术、科技的载体,它代表着未知、探索、冒险和创新。

  如今,在人类与苹果的关系史上,要再重重地添上一笔了。那些从陕西的山沟沟里启程去北京和深圳的、受冰雹创伤的苹果,无疑是最伟大的媒体,充当了陕北父老乡亲与外界沟通的接口,以极具亲和力的方式在公益的世界中沟通着人与人的关系。

  副镇长王涛的随口一声问询,共识网负责人周志兴的一个偶然决定,如激发千层浪的石子,在微博公益领域里引发了涟漪效应。

  或许,将这些来自陕北的被微博亲切地咬了一口的苹果称之为第个苹果还为时尚早,但互联网的神奇性就在于,一件不起眼的小事往往引发了惊天覆地的变革。

  16年前,清华女生朱令身体突发不适住院,朱令的高中同学贝志城等人将朱令的病症翻译成英文,并通过互联网向世界发出求救的电子邮件。最终收获了数千封邮件,其中有三分之一的回复认为这是典型的铊中毒现象。一些人士甚至建立了远程诊断网,发布朱令铊中毒远程诊断相关信息。

  朱令和贝志诚不会想到,这次全球求救行动会成为中国互联网发展史上的标志性事件,会成为互联网和公益结合史上被人们常常提及的重要案例。因此,那些红彤彤的苹果究竟会带来什么,恐怕是谁也不敢轻视的事。

  微博公益崛起

  当“巴比晚宴”、“明星慈善”等“大公益”形式以其显赫声势吸引着大众眼球时,微博公益却在宏大叙事之外,使一个个细小甚微的善念和诉求在微博的平台上不断放大,造就了平民公益的饕餮盛宴。有人因此而下断言:平民公益时代已经到来。

  微博公益的平台上并不却乏明星的身影,比如,梁咏琪是“你转发,我捐款”的开创人,姚晨巧妙地提出“关注一个粉丝,捐款一毛钱”,潘石屹早就开始在微博上宣传慈善、发起“资助西部贫困母亲”的号召等等。众多明星纷纷加入“慈善转发党”中,他们的义演,更是将微博慈善的影响放大到了前所未有的尺度。

  但是,“微公益”的最可爱之处在于全民参与。从广州梁树新发起的“铅笔换校舍”活动,到给脆骨症患者送礼物的“瓷娃娃”行动;从老画家微博卖画作救助安徽白血病女孩到广州企业家刘嵘火了;从免费午餐到各种随手拍解救行动……人人公益的理念,就这样在成千上万次的转发和围观中生根,发芽,迅猛生长。

  这其中,最典型的例子,是打拐。2011年的春节,天使投资人薛蛮子在新浪微博上发起了打拐倡议,接着中国社科院研究员于建嵘注册了“随手拍解救乞讨儿童”的微博,并雇管理员负责转发各地网友上传至微博的乞讨儿童照片。

  于是,一个涵盖钱、人、NGO、策划、宣传的打拐队伍即时产生,一场包括各地公安局在内的打拐行动也随即展开。半年后,这场热潮消退,而于建嵘身边的志愿者依然坚守着“随手拍”公益微博。

  同年8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下发意见,将对流浪儿童严重地区的领导追责。回过头来,于建嵘对这场声势浩大的微博运动如此评价:“一条微博,改变了一个民族对孩子的看法,改变了一个国家对儿童的政策。”

  于建嵘、薛蛮子、梁树新等微博英雄被粉丝们尊称为“侠”。侠之大者,为国为民。他们面对公共问题不党、不争、不崇尚英雄主义,以微博作为社会改良的武器,用影响力推进公民行动。

  而这群“微博侠”,由于胸怀共同的理想与使命,已俨然成为一个小圈子。他们彼此相熟,进行的项目还多有交叉呼应。而微博的出现,则让他们多了一件大的武器——尽管方式各有不同。

  于建嵘、薛蛮子将平素敢言的风格沿袭到微博中来,以一己言论推动社会事件的进程;邓飞、梁树新及王克勤则在新的平台上继续发挥其“无冕之王”的作用,深入实地,亲身考察。对于微博,他们都感受到了其强大的影响力,在这里,更能实现他们在现实世界中行侠仗义的愿望:振臂一高呼,应者无数,甚至主流传统媒体反成了他们的追随者。

  有人用“裂变”一词来描绘微博公益的现状。一个原创公益微博是一个信息源,当它被转发,就形成一定数量信息点,当这些信息点继续被转发,就形成了一种快速扩散的裂变传播,特别是这些信息点被名人转发后,扩散效应就成倍放大,最终形成合力。

  而普通的网友甚至不需行动,不用捐钱,点击围观即可,转发即可,一次围观,一次转发,就是一种温暖。

  罗伯特•梅特卡夫曾经提出一个非常著名的定律:网络的价值等于网络节点数的平方,网络的价值与联网用户数的平方成正比。因此,越多的人参与到“关注”和“转发”的裂变机制中,其释放的能量也就越发不可估量。这种小成本、围观式的微公益通过微博的裂变传播优势不断累加,最终会产生广泛的社会效应。

  显然,互联网自上而下的大众性、草根性、迅速传播性,使得过去更多是针对精英群体的中国公益事业,第一次真正实现了公益的平民化、常态化。

  应时之需

  “公益”在中国为后起词,五四运动后才出现,其意是“公共利益”。最早的用例可以在鲁迅的《准风月谈外国也有》中找到:“只有外国人说我们不问公益,只知自利,爱金钱,却还是没法辩解。”

  近百年来,公益作为“舶来品”,无论是理论框架还是实践操作,都在不断摸索。中国过去三十年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变,这一转变带来的不仅仅是经济本身的增长,还有社会价值观的变化,人与人关系的变化,以及社会贫富差距的扩大等。

  过去三十年的发展是城市化快速发展的过程,城市化水平已达到47%,仅农村流动人口全国就有超过1.5亿,他们给社会管理、社会服务,包括教育、医疗、社会保障、交通等都带来诸多压力。

欢迎您继续浏览::相关论文::

版权说明:《被微博咬了一口的苹果》论文属计算机网络论文栏目,版权归其作者所有,您可以参考,但严禁抄袭。
推荐论文合作
推荐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