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经济社会和谐文化形态的理论创新与实践

时间:2011年12月14日来源:职称论文网 作者:admin 点击:
  【关键词】创新,实践,理论,形态,和谐,文化,经济社会,

 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民主法治、公平正义、诚信友爱、充满活力、安定有序、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社会,构建和谐社会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下的共同理想。理想是一个民族、一个社会的灵魂所系,是基于现实又超越现实的希望和愿景,它寄托着人们对美好未来的向往和追求。随着社会的发展,科学的进步,人类生活方式的变革,社会文化形态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其中广泛引起人们注意的,即为大众文化已迅速壮大与成为来自学界的精英文化并驾齐驱的社会主干性文化形态。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都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得到了发展。但同时,二者之间的冲突也从来没有停止过。是否只有其中的一种文化形态才是真正与人类发展相统一,二者是否可以共存、两种文化之间能否顺利对接,对建设和谐的社会生活生态,塑造和谐的社会生存空间,促进人与人、人与自然、人与社会的整体和谐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之解读

  近现代的西方学者把文化从宏观层面上分为了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两种表现形式,进行了不同角度的研究。

  关于精英的纯粹精神、“精英”阶层的“文化”理论,最早用于社会学政治学,在20世纪时,社会学政治学主张说社会由少数精英人物统治。延伸至文化领域的“精英”,其内涵基本与社会学政治学中的界定相同。文化精英被认为是受过高等教育、有良好知识背景、从事严肃文化事业、对文化有着高雅品位的一类人。精英文化作为知识分子的主要文化表现形态,是新知识、新观念、新方法的创造主体,是“经典”和“正统”的诠释者和传播者,是民族正统文化的集中体现。精英文化被认为承担着社会教化的使命,发挥着价值导向的功能,是全球化时代各国文化发展的根基。

  大众文化不是从来就有的文化现象,而是人类发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大众文化是以大众传播媒介(机械媒介和电子媒介)为手段、按商品市场规律去运作的旨在使大量普通市民获得感性愉悦的日常文化形态。作为一种现代文化形态,大众文化的产生和发展经历了百年激烈的文化冲突。

  精英文化和大众文化的分解,其实就是一种精英主义的体现,是一种“统治”阶级的眼光,是站在一定的文化立场上发言的,因为精英和大众是相对的。如果从最直观的含义上看,精英文化是少数人的文化,而大众文化是多数人的文化。由此就会产生分歧:有些文化研究者认为精英文化是高雅的艺术,“物以稀为贵”;而也有许多学者认为大众文化才是符合民众利益的文化。这些争论引发了多重社会效应和多重价值评价。其实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之间有一个根本性的差别,即该文化形态是以生产者的情感表现为主体,还是以消费者的述求需要为主体。精英文化的文化观念建立在作者自我主体之上,因此它调个体生命经验的自由出场;而大众文化的文化观念建立在消费者的趣味选择之上,因此它强调表现最普遍的生命经验,唯有如此,它才能获得最好的市场前景。可见,如何构建大众文化和精英文化的对接也已成为文化建设迫切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

  二、于丹、易中天现象反映的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之冲突

  易中天,一名普通的大学教师,因主讲央视《百家讲坛》一举成名。年近60岁,却在百度贴吧里有个以其名字命名的阵地,大批铁杆拥趸自称“意粉”或“乙醚”,风头直逼超女快男。于丹,北京师范大学一位普通教师,也仅仅因为在央视开讲《论语》7天而迅即“红”遍全国,受到这么多人的喜爱和追捧。这不仅仅是一两个人的效应,这已经成为一种罕见的“现象”,于丹、易中天成就了一种文化现象——精英文化从书斋走向大众、审美文化走向大众化。

  然而对于这一现象,鲜花却与板砖相伴而来。对于大众来说,这不是严肃的大学讲坛,不必钻研深奥的学术著作,也不用苦记课堂笔记,能轻松愉悦地收获知识与启迪。但在学术界看来,他们颠覆了中国文化人清高淡泊、高高在上的传统形象,热衷于抛头露面,甚至为了取悦观众不惜插科打诨。

  究其产生的原因,皮亚杰的发生学认识论可以作出一定的解释。该理论认为,人的大脑并不是白板一块,人对世界的认识也不是单纯地对外在世界作出镜像反映,人对世界的认识总是在先验的认知结构下形成的。这种认知结构是在主客体相互碰撞、内部经验和外部经验之间所发生的同化顺应过程中,不断地解构和重构。这些规律也同样适用于受众关于审美文化接受的心理图式。

  过去学者们信奉自己研究的是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之间可谓是泾渭分明。但其实两者并不相悖。在广大受众还没有具备完全独立的自主自觉意识,还没有获得在文化的精华与糟粕之间进行区别和抉择的能力之时,就需要一部分从事精英文化事业的文艺工作者转轨到大众文艺领域,借用民族的经典艺术形式创造出大众化的艺术文本。通过与受众期待视野并不雷同的文本来召唤结构,把文本中所蕴涵的作为传统文化精华的外在经验形式,对象化到受众的心理结构之中。这样一来,凝结在这些艺术文本形式上的弱道德内容,便在无意识状态下被转化到大众文化受众的知识体系。因而精英文化只有走向人民大众,提高他们的知识文化素质,才能更有力地推动整个社会进步。从于丹、易中天现象我们看到,正是他们改变了精英文化高高在上的面貌,使其从神坛走向民间,也正是他们弥合了当今民众心灵深处对于通俗易懂的大众文化的强烈渴求。我们也分明感到,“以白话诠释经典,以经典诠释智慧,以智慧诠释人生,以人生诠释人性”是真实存在的需求。

  三、精英文化与大众文化之对接

  从于丹、易中天现象我们不难得到启示,一方面,中华优秀文化是一座底蕴深厚的富矿,广大民众对于中国传统文化有着巨大的现实需求。但每个个体异化程度的不同,所受作为意识形态结构的文化的种类制约的不同,因而学术界本着所谓的文化精英的地位分析解构着传统文化,而广大民众也借助于通俗易懂的平台了解着传统文化。因此,于丹、易中天现象出现在当今中国,并非偶然。另一方面,中国传统文化的普及和传播,需要高超而精细的技巧。现代传媒在社会中威力巨大,在文化普及中更是发挥着无可替代的桥梁作用。虽然媒体并不能决定大众具体怎么想,但它能决定公众在一段时间内关注什么,从而对社会施加自己的强大影响。


版权说明:《经济社会和谐文化形态的理论创新与实践》论文属和谐社会论文栏目,版权归其作者所有,您可以参考,但严禁抄袭。
推荐论文合作
推荐论文